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朴实无华的莱芜人

 
 
 

日志

 
 

新闻出版法律法规选(三)  

2007-05-20 14:29:01|  分类: 法律法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目   录

    1、《关于深入开展“扫黄打非”斗争,创造良好文化环境的意见》……………………………………………………
    2、《关于严厉打击有关非法出版物犯罪活动的通知》…
    3、《关于认定、查禁非法出版物的若干问题的通知》…
    4、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5、关于审理非法出版物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关于深入开展“扫黄打非”斗争
 创造良好文化环境的意见

   为贯彻落实全国“扫黄打非”工作领导小组、省委宣传部、省文化厅关于深入开展“扫黄打非”斗争、加强农村文化市场管理、繁荣城乡文化生活的文件精神,切实深入开展“扫黄打非”斗争,加强文化市场管理和基层文化建设,在全市创造良好的文化环境,进一步满足广大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实现三个文明建设的协调发展,结合莱芜实际,现提出如下意见。
 一、充分认识开展“扫黄打非”斗争,创造良好文化环境的重要性
 开展“扫黄打非”斗争,整顿文化市场秩序,繁荣和活跃城乡文化生活,是贯彻落实“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内在要求,是落实科学发展观、构建和谐社会的重要内容。在新的历史形势下,做好这项工作,对于巩固党在意识形态领域的领导地位,加强党和政府与人民群众之间的血肉联系,维护改革、发展、稳定的大局,在全社会培养健康文明的生活方式,提高人民群众的思想道德和科学文化素质,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各级各有关部门要充分认识开展“扫黄打非”工作,加强基层文化市场建设的极端重要性,从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高度,切实增强责任感和使命感,认真落实中央、省关于“扫黄打非”、文化市场管理和繁荣城乡文化的一系列重要指示精神,不断加强组织领导,树立常抓不懈、长期作战的思想,进一步加大执法力度,把“扫黄打非”工作和基层文化建设的各项措施落到实处。
 二、加强和改善文化市场管理,建立健全“扫黄打非”工作的长效机制
 加强和改善管理,是文化市场繁荣发展的内在要求,也是“扫黄打非”工作的重点之一。要坚持治标与治本相结合,集中治理与经常性管理相结合,有关部门分工负责与协同行动相结合的原则,努力在完善长效机制上下功夫,进一步推动文化市场健康有序发展。
 (一)坚持日常管理与集中检查相结合,深入开展文化市场专项整治和“扫黄打非”集中行动。要以封堵查缴政治性非法出版物、淫秽色情出版物,打击制售盗版出版物为重点,不断加强对文化市场和印刷复制企业的监管和稽查,坚决取缔无证照从事印刷复制业务的企业。严格执行“两证一照”许可审批制度,文化、公安、工商等有关部门进一步落实“谁分工、谁负责,谁主办、谁负责,谁签字、谁负责”的行政审批原则,严把外来演出团体、网吧、图书音像经营户、印刷经营单位和歌舞娱乐场所的审批关口,打击和消除凶杀、暴力、色情淫秽的文化垃圾,特别对农村外来演出团体,要做到逢进必审,逢演必到,逢错必纠,坚决清除演出市场中内容粗俗、格调低下、色情淫秽的演出活动;依法取缔娱乐场所中的色情陪侍服务和无证照经营的文化经营场所;打击利用文化经营场所进行贩黄、贩毒及赌博活动。严厉查处互联网经营场所中的非法接纳未成年人、无证照经营、传播有害信息等为重点的违法行为;加强对互联网信息的监控,对境外网站刊载的有害信息要及时加以屏蔽和过虑,对境内网站刊载、链接有害信息及其有关内容的,要责令其立即撤除或予以关闭,努力实现文化市场的繁荣和发展。
 (二)进一步明确职责,完善文化市场分级管理体制。文化市场管理要坚持属地管理、上下联动和分级负责的指导思想,乡镇人民政府(办事处)是文化市场管理的直接责任单位,乡镇长、办事处主任是第一责任人,分管负责同志是直接责任人。乡镇属地范围的歌舞娱乐场所、网吧、图书音像经营单位均由乡镇(办事处)和各区文化部门管理;凡属在乡镇所辖区域内举办的文化演出活动,设立或变更的歌舞娱乐场所、网吧、图书音像经营单位,均须以乡镇人民政府(办事处)的名义报市、区文化部门审批;市文化稽查队要重点加强对市区范围内文化市场的监管,各区文化市场稽查队重点加强对各乡镇(办事处)文化市场特别是城乡结合部及重要集镇文化市场的监管。印刷企业的管理按企业类别,实行分级负责。出版物印刷企业以及市区(包括凤城街道办事处、高新区、泰钢工业园)范围内的包装装璜印刷企业、其他印刷品印刷企业、打字复印单位由市文化、公安、工商等部门按职责共同监管,市区范围以外的包装装璜印刷企业、其他印刷品印刷企业和打字复印单位由各区按属地管理的原则实施管理。
 (三)进一步健全制度,落实文化市场监管预警机制建设。各区文化部门和乡镇文化站要加强对乡镇文化市场的日常监管,实行文化市场管理动态报告制度,及时向上级文化部门通报文化市场管理情况,各区文化部门每10天向市文化局进行一次情况汇报;对文化市场监管中发现问题,乡镇文化站应立即报告乡镇(办事处)分管负责同志处理,并报区级文化部门备案,乡镇无法处理的,应马上报区文化部门共同协商解决,需要有关部门配合的文化市场管理重大事项,区文化部门应立即报告区委、区政府分管领导,协调处理,并报市文化局备案;需上一级部门协调处理的,由市文化局报请市委、市政府分管领导协调处理。要进一步加大对农村庙会、物资交流会、集贸市场设立活动中的演出市场监管力度,各区要深入基层,认真排查农村演出市场的重点单位及其组织者,摸清底数,建立农村庙会和集贸交流会演出数据库,并落实工作责任,强化对重点部位和重点人员的监管,最大限度地预防非法演出活动的发生。
 (四)建立健全日常工作规范,不断把“扫黄打非”工作纳入经常化制度化建设轨道。进一步落实全市”扫黄打非”责任目标量化考核制度,市“扫黄”工作领导小组每年对各区、高新区的”扫黄打非”工作进行一次量化考核,促进“扫黄打非”工作的深入开展。认真落实“扫黄打非”工作责任制,“扫黄”办各成员单位要按照上级部署和市“扫黄”工作领导小组的统一安排,积极主动地履行好“扫黄打非”职责任务,做到各司其职、各负其责、上下联动、整体防控,保证全市“扫黄打非”工作的深入扎实开展。要坚持抓好对文化市场的明察暗访,市“扫黄”办每季度至少组织市“扫黄”工作领导小组成员进行一次集中暗访,市稽查队要不定期组织日常暗访,发现问题及时处理;同时,要加强对文化市场建设的调查,对存有苗头性的隐患,及时研究对策,采取措施加以解决。
 三、大力弘扬主旋律,进一步繁荣发展城乡文化
 认真贯彻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文化建设的意见》精神,坚持 “一手抓繁荣,一手抓管理”的方针,以“三贴近”为目标,大力加强基层文化事业建设,丰富群众文化生活,促进群众文化事业繁荣发展。
 不断加强文化下乡的长效机制建设。市里重点组织好“科字号”文化下乡服务“三农”工程,积极采取措施,对活动的组织领导、投入渠道、工作职责等加以制度化和规范化,使之成为一项长期开展的利民工程。大力实施电影“2131”工程,力争在全市农村每村每月放映一场电影。各区要结合实际,力求组织一项或几项常年坚持的文化下乡活动,使文化下乡工作真正落实到基层。要积极鼓励、支持农村庄户剧团的发展,认真抓好对农村庄户剧团的政策扶持、骨干培训和艺术辅导,文化部门每年组织一次优秀农村庄户剧团评选,进一步活跃农村文化生活。
 以实施非物质遗产保护工程为重点,大力发掘和弘扬具有鲜明地域特色的优秀传统文化。重点搞好花鼓锣子、蹉地舞、贾洼子傀儡戏等地方特色的民间艺术的挖掘、整理、保护和传播工作。要以实施精品工程为龙头,不断加强文艺创作生产。文化部门要定期组织文艺创作人员深入基层,深入生活,每年创作一批贴近生活、贴近实际、贴近群众的文艺作品,为农村和农民群众提供指导和服务。
 进一步加强文化基础设施建设,以实施乡镇“八个一”和村级“五个一”工程为契机,切实加强乡镇文化中心和村级文化大院建设,进一步巩固农村文化阵地。要在保证国家投资兴办公益文化事业的前提下,按照“谁投资、谁所有、谁受益”的原则,鼓励各种社会力量投资兴办社会文化事业,推动广场文化、社区文化、企业文化、乡村文化、家庭文化、校园文化的发展,逐步建立国家、集体、个人一齐办文化的社会文化服务体系,实现社会文化投资主体的多元化。
 四、切实加强领导
 各级党委、政府一定要把“扫黄打非”工作和基层文化建设摆上重要的议事日程,不断把这项工作纳入各级政府的目标管理内容,纳入文明乡镇、文明街道、文明社区、文明村等精神文明建设考核评价体系,纳入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考核评价体系,与经济和社会各项工作一同安排、检查和考核,使“扫黄打非”工作和文化建设的各项目标任务真正落到实处。
 要继续加大督促检查力度,落实责任追究制度。对文化市场管理混乱、非法出版和演出活动猖獗、多次治理无明显成效的地区,要限期整改,效果不明显的,追究有关领导的责任。要充分发挥社会监督作用,通过落实举报奖励制度、公开举报电话、聘请社会监督员等措施,进一步动员社会各界参与文化市场管理和“扫黄打非”斗争。
 要进一步加强对文化建设的领导和组织协调,各级党委、政府要认真研究文化事业改革发展中的重大问题,协调、落实文化工作的重大决策,帮助解决文化在改革发展中遇到的突出矛盾和困难,为文化发展创造良好的环境。

                    莱芜市“扫黄”工作领导小组
                            2006年1月16日

 

 


最高人民法院
关于严厉打击有关非法出版物
犯罪活动的通知
(1998年3月27日·法发〔1998〕4号)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解放军军事法院:
  当前,有关非法出版物犯罪活动仍很严重,从境外走私、贩运淫秽、反动、盗版激光视盘(VCD)的活动增多;境内还有部分非法光盘生产线未被挖出,非法音像制品在局部地区出现回潮,淫秽色情出版物有重新抬头的势头;境外敌对势力利用出版渠道对我进行思想文化渗透加剧,一批有严重政治问题的出版物流入境内,在一些地区被不法分子翻印出售;盗印辞书、工具书、中小学教学用书及其他畅销书的活动屡禁不止。为了严厉打击有关非法出版物犯罪活动,净化文化环境,维护文化市场秩序,现通知如下:
  一、各级人民法院要充分认识当前有关非法出版物犯罪活动的严重性、危害性和依法惩治这类犯罪分子,遏制犯罪活动蔓延的必要性。各地法院特别是这类犯罪活动严重地区的法院,要把打击这类犯罪活动的工作切实摆上审判工作的议事日程,对起诉到法院的这类案件,要及时审结,依法惩处。
  二、刑法对处罚这类犯罪活动分别作出了规定,最高人民法院正在抓紧作出司法解释。各地法院要认真组织刑事审判干部学习刑法的有关规定,依法及时判处这类犯罪分子。对个别特殊情况,如在运用法律时认为对刑法规定不够明确的,可逐级请示,呈报最高人民法院,但不能以法律规定不明确为由而不予受理,也不能“等到司法解释下发后才处理”。
  三、对这类犯罪活动的处理,要把性质严重、情节恶劣的犯罪分子和有组织的、破坏性大的共同犯罪的首要分子、主犯列为打击重点。对其中罪行严重,但归案后能够检举揭发地下生产、销售窝点,经查证属实,或者有其他重大立功表现的,可以从宽处理。对于零星销售、数量不大或者罪行一般,归案后经教育能认罪服法的,也可以从宽处理。但无论罪重罪轻,都要重视对他们进行经济制裁,依法运用罚金刑、没收财产刑,剥夺犯罪分子非法取得的经济利益。
  四、重点地区法院要在当地党委的领导下,和有关部门密切配合,适时开展打击有关非法出版物犯罪活动的专项斗争,并注意利用新闻媒介大力宣传打击该类犯罪的情况,以取得震慑犯罪,教育群众,有效遏制这类犯罪活动的明显成效。
 

 


关于认定、查禁非法出版物的
若干问题的通知
(新闻出版署·1991年1月30日·(91)新出发字第98号)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和计划单列市新闻出版局、全国各出版社:
  为了有效打击非法出版活动,便于准确认定、取缔非法出版物,现将有关事项通知如下:
  1.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摘要转发<依法查处非法出版犯罪活动工作座谈会纪要>的通知》明确规定:“凡不是国家批准的出版单位印制的在社会公开发行的报纸、期刊、图书、录音带、录像带等,都属于非法出版物。”这类非法出版物的形式主要有:
  “伪称根本不存在的出版单位,印制的出版物;”
  “盗用国家批准的出版单位的名义,印制的出版物;”
  “盗印、盗制合法出版物而在社会上公开发行销售的出版物;”
  “在社会上公开发行的、不署名出版单位或署名非出版单位的出版物;”
  “承印者以牟取非法利润为目的,擅自加印、加制的出版物;”
  “被明令解散的出版单位的成员,擅自重印或以原编辑部名义出版的出版物;”
  “其他非出版单位印制的供公开发行的出版物。”
  此外,根据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整顿、清理书报刊和音像市场严厉打击犯罪活动的通知》(中办发〔1989〕13号)的规定,以“买卖书号、刊号,违反协作出版、代印代发规定从事出版投机活动”,印制的出版物,亦属非法出版物。
  2.凡是非法出版物,一律由新闻出版署或省级新闻出版局认定,并通令取缔。
  3.盗用中央级出版单位名义出版和印制的出版物,由新闻出版署认定并通令取缔;盗用地方出版单位名义出版和印制的出版物,由出版单位所在的省级新闻出版局认定并通令取缔;其他的非法出版物,一经发现,由当地省级新闻出版局认定并通令取缔。
  4.出版单位或其他有关的单位、个人,请求出版行政管理部门认定、取缔非法出版物时,应同时提交该出版物的样本。如果是盗用出版单位名义或盗印、盗制合法出版物的,还应一并提交非法的和合法的两种版本的样本,作为行政管理部门认定的依据。新闻出版行政管理部门在下发取缔通知时,应尽可能具体列述非法出版物的特征及与其相应的合法出版物的区别,以便有关部门识别。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
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
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2004年11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331次会议、2004年11月11日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十届检察委员会第28次会议通过)

   为依法惩治侵犯知识产权犯罪活动,维护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根据刑法有关规定,现就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解释如下:
   第一条 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条规定的“情节严重”,应当以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一)非法经营数额在五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三万元以上的;
  (二)假冒两种以上注册商标,非法经营数额在三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二万元以上的;
  (三)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条规定的“情节特别严重”,应当以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一)非法经营数额在二十五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十五万元以上的;
  (二)假冒两种以上注册商标,非法经营数额在十五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十万元以上的;
  (三)其他情节特别严重的情形。
   第二条 销售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销售金额在五万元以上的,属于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条规定的“数额较大”,应当以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销售金额在二十五万元以上的,属于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条规定的“数额巨大”,应当以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第三条 伪造、擅自制造他人注册商标标识或者销售伪造、擅自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刑法第二百一十五条规定的“情节严重”,应当以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一)伪造、擅自制造或者销售伪造、擅自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数量在二万件以上,或者非法经营数额在五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三万元以上的;
  (二)伪造、擅自制造或者销售伪造、擅自制造两种以上注册商标标识数量在一万件以上,或者非法经营数额在三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二万元以上的;
  (三)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刑法第二百一十五条规定的“情节特别严重”,应当以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一)伪造、擅自制造或者销售伪造、擅自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数量在十万件以上,或者非法经营数额在二十五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十五万元以上的; 
  (二)伪造、擅自制造或者销售伪造、擅自制造两种以上注册商标标识数量在五万件以上,或者非法经营数额在十五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十万元以上的;
  (三)其他情节特别严重的情形。
  第四条 假冒他人专利,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刑法第二百一十六条规定的“情节严重”,应当以假冒专利罪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一)非法经营数额在二十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十万元以上的;
  (二)给专利权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五十万元以上的;
  (三)假冒两项以上他人专利,非法经营数额在十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五万元以上的;
  (四)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第五条 以营利为目的,实施刑法第二百一十七条所列侵犯著作权行为之一,违法所得数额在三万元以上的,属于“违法所得数额较大”;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有其他严重情节”,应当以侵犯著作权罪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一)非法经营数额在五万元以上的; 
  (二)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发行其文字作品、音乐、电影、电视、录像作品、计算机软件及其他作品,复制品数量合计在一千张(份)以上的;
  (三)其他严重情节的情形。
  以营利为目的,实施刑法第二百一十七条所列侵犯著作权行为之一,违法所得数额在十五万元以上的,属于“违法所得数额巨大”;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应当以侵犯著作权罪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一)非法经营数额在二十五万元以上的;
  (二)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发行其文字作品、音乐、电影、电视、录像作品、计算机软件及其他作品,复制品数量合计在五千张(份)以上的;
  (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情形。
  第六条 以营利为目的,实施刑法第二百一十八条规定的行为,违法所得数额在十万元以上的,属于“违法所得数额巨大”,应当以销售侵权复制品罪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第七条 实施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条规定的行为之一,给商业秘密的权利人造成损失数额在五十万元以上的,属于“给商业秘密的权利人造成重大损失”,应当以侵犯商业秘密罪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给商业秘密的权利人造成损失数额在二百五十万元以上的,属于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条规定的“造成特别严重后果”,应当以侵犯商业秘密罪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第八条 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条规定的“相同的商标”,是指与被假冒的注册商标完全相同,或者与被假冒的注册商标在视觉上基本无差别、足以对公众产生误导的商标。
  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条规定的“使用”,是指将注册商标或者假冒的注册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以及产品说明书、商品交易文书,或者将注册商标或者假冒的注册商标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等行为。
  第九条 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条规定的“销售金额”,是指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后所得和应得的全部违法收入。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属于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条规定的“明知”:
  (一)知道自己销售的商品上的注册商标被涂改、调换或者覆盖的;
  (二)因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受到过行政处罚或者承担过民事责任、又销售同一种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的;
  (三)伪造、涂改商标注册人授权文件或者知道该文件被伪造、涂改的;
  (四)其他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的情形。
  第十条 实施下列行为之一的,属于刑法第二百一十六条规定的“假冒他人专利”的行为:
  (一)未经许可,在其制造或者销售的产品、产品的包装上标注他人专利号的;
  (二)未经许可,在广告或者其他宣传材料中使用他人的专利号,使人将所涉及的技术误认为是他人专利技术的;
  (三)未经许可,在合同中使用他人的专利号,使人将合同涉及的技术误认为是他人专利技术的;
  (四)伪造或者变造他人的专利证书、专利文件或者专利申请文件的。
  第十一条 以刊登收费广告等方式直接或者间接收取费用的情形,属于刑法第二百一十七条规定的“以营利为目的”。
  刑法第二百一十七条规定的“未经著作权人许可”,是指没有得到著作权人授权或者伪造、涂改著作权人授权许可文件或者超出授权许可范围的情形。
  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他人文字作品、音乐、电影、电视、录像作品、计算机软件及其他作品的行为,应当视为刑法第二百一十七条规定的“复制发行”。
  第十二条 本解释所称“非法经营数额”,是指行为人在实施侵犯知识产权行为过程中,制造、储存、运输、销售侵权产品的价值。已销售的侵权产品的价值,按照实际销售的价格计算。制造、储存、运输和未销售的侵权产品的价值,按照标价或者已经查清的侵权产品的实际销售平均价格计算。侵权产品没有标价或者无法查清其实际销售价格的,按照被侵权产品的市场中间价格计算。
  多次实施侵犯知识产权行为,未经行政处理或者刑事处罚的,非法经营数额、违法所得数额或者销售金额累计计算。
  本解释第三条所规定的“件”,是指标有完整商标图样的一份标识。
  第十三条 实施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条规定的假冒注册商标犯罪,又销售该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构成犯罪的,应当依照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条的规定,以假冒注册商标罪定罪处罚。
  实施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条规定的假冒注册商标犯罪,又销售明知是他人的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构成犯罪的,应当实行数罪并罚。
  第十四条 实施刑法第二百一十七条规定的侵犯著作权犯罪,又销售该侵权复制品,构成犯罪的,应当依照刑法第二百一十七条的规定,以侵犯著作权罪定罪处罚。
  实施刑法第二百一十七条规定的侵犯著作权犯罪,又销售明知是他人的侵权复制品,构成犯罪的,应当实行数罪并罚。
  第十五条 单位实施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条至第二百一十九条规定的行为,按照本解释规定的相应个人犯罪的定罪量刑标准的三倍定罪量刑。
  第十六条 明知他人实施侵犯知识产权犯罪,而为其提供贷款、资金、账号、发票、证明、许可证件,或者提供生产、经营场所或者运输、储存、代理进出口等便利条件、帮助的,以侵犯知识产权犯罪的共犯论处。
  第十七条 以前发布的有关侵犯知识产权犯罪的司法解释,与本解释相抵触的,自本解释施行后不再适用。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出版物
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1998年12月11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
第1032次会议通过。)

  为依法惩治非法出版物犯罪活动,根据刑法的有关规定,现对审理非法出版物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解释如下:
  第一条 明知出版物中载有煽动分裂国家、破坏国家统一或者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内容,而予以出版、印刷、复制、发行、传播的,依照刑法第一百零三条第二款或者第一百零五条第二款的规定,以煽动分裂国家罪或者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定罪处罚。
  第二条 以营利为目的,实施刑法第二百一十七条所列侵犯著作权行为之一,个人违法所得数额在五万元以上,单位违法所得数额在二十万元以上的,属于“违法所得数额较大”;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有其他严重情节”:
  (一) 因侵犯著作权曾经两次以上被追究行政责任或者民事责任,两年内又实施刑法第二百一十七条所列侵犯著作权行为之一的;
  (二) 个人非法经营数额在二十万元以上,单位非法经营数额在一百万元以上的;
  (三) 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
  以营利为目的,实施刑法第二百一十七条所列侵犯著作权行为之一,个人违法所得数额在二十万元以上,单位违法所得数额在一百万元以上的,属于“违法所得数额巨大”;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
  (一) 个人非法经营数额在一百万元以上,单位非法经营数额在五百万元以上的;
  (二) 造成其他特别严重后果的。
  第三条 刑法第二百一十七条第(一)项中规定的“复制发行”,是指行为人以营利为目的,未经著作权人许可而实施的复制、发行或者既复制又发行其文字作品、音乐、电影、电视、录像作品、计算机软件及其他作品的行为。
  第四条 以营利为目的,实施刑法第二百一十八条规定的行为,个人违法所得数额在十万元以上,单位违法所得数额在五十万元以上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一十八的规定,以销售侵权复制品罪定处罚。
  第五条 实施刑法第二百一十七条规定的侵犯著作行为,又销售该侵权复制品,违法所得数额巨大的,只定侵犯著作权罪,不实行数罪并罚。实施刑法第二百一十七条规定的侵犯著作权的犯罪行为,又明知是他人的侵权复制品而予以销售,构成犯罪的,应当实行数罪并罚。
  第六条 在出版物中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依照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的规定,分别以侮辱罪或者诽谤罪定罪处罚。
  第七条 出版刊载歧视、侮辱少数民族内容的作品,情节恶劣,造成严重后果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五十条的规定,以出版歧视、侮辱少数民族作品罪定罪处罚。
  第八条 以牟利为目的,实施刑法第三百六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行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以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定罪处罚:
  (一) 制作、复制、出版淫秽影碟、软件、录像带五十至一百张(盒)以上,淫秽音碟、录音带一百至二百张(盒)以上,淫秽扑克、书刊、画册一百至二百副(册)以上,淫秽照片、画片五百至一千张以上的;
  (二) 贩卖淫秽影碟、软件、录像带一百至二百张(盒)以上,淫秽音碟、录音带二百至四百张(盒)以上,淫秽扑克、书刊、画册二百至四百副(册)以上,淫照片、画片一千至二千张以上的;
  (三) 向他人传播淫秽物品达二百至五百人次以上,或者组织播放淫秽影、像达十至二十场次以上的;
  (四) 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获利五千至一万元以上的。
  以牟利为目的,实施刑法第三百六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行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情节严重 ”:
  (一) 制作、复制、出版淫秽影碟、软件、录像带二百五十至五百张(盒)以上,淫秽音碟、录音带五百至一千张(盒)以上,淫秽扑克、书刊、画册五百至一千副(册)以上,淫秽照片、画片二千五百至五千张以上的;
  (二) 贩卖淫秽影碟、软件、录像带五百至一千张(盒)以上,淫秽照片、画片五千至一万张以上的;
  (三) 向他人传播淫秽物品达一千至二千人次以上,或者组织播放淫秽影、像达五十至一百场次以上的;
  (四) 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获利三万至五万元以上的。
  以牟利为目的,实施刑法第三百六十三第一款规定的行为,其数量(数额)达到前款规定的数量(数额)五倍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物品牟利罪“情节特别严重”。
  第九条 为他人提供书号、刊号,出版淫秽书刊的,依照刑法第三百六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以为他人提供书号出版淫秽书刊罪定罪处罚。
  为他人提供版号,出版淫秽音像制品的,依照前款规定定罪处罚。
  明知他人用于出版淫秽书刊而提供书号、刊号的,依照刑法第三百六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以出版淫秽物品牟利罪定罪处罚。
  第十条 向他人传播淫秽的书刊、影片、音像图片等出版物达三百至六百人次以上或者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属于“情节严重 ”,依照刑法第三百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以传播淫秽物品罪定罪处罚。
  组织播放淫秽的电影、录像等音像制品达十五至三十场次以上或者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依照刑法第三百六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以组织播放淫秽音像制品罪定罪处罚。
  第十一条 违反国家规定,出版、印刷、复制、发行本解释第一条至第十条规定以外的其他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出版物,情节严重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三)项的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
  第十二条 个人实施本解释第十一条规定的行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非法经营行为“情节严重 ”:
  (一) 经营数额在五万元至十万元以上的;
  (二) 违法所得数额在二万元至三万元以上的;
  (三) 经营报纸五千份或者期刊五千本或者图书二千册或者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五百张(盒)以上的。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非法经营行为“情节特别严重”:
  (一) 经营数额在十五万元至三十万元以上的;
  (二) 违法所得数额在五万元至十万元以上的;
  (三) 经营报纸一万五千份或者期刊一万五千本或者图书五千册或者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一千五百张(盒)以上的。
  第十三条 单位实施本解释第十一条规定的行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非法经营行为“情节严重 ”:
  (一) 经营数额在十五万元至三十万元以上的;
  (二) 违法所得数额在五万元至十万元以上的;
  (三) 经营报纸一万一千份或者期刊一万五千本或者图书五千册或者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一千五百张(盒)以上的。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非法经营行为“情节特别严重”:
  (一) 经营数额在五十万元至一百万元以上的;
  (二) 违法所得数额在十五万元至三十万元以上的;
  (三) 经营报纸五万份或者期刊五万本或者图书一万五千册或者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五千张(盒)以上的。
  第十四条 实施本解释第十一条规定的行为,经营数额、违法所得数额或者经营数量接近非法经营行为“情节严重 ”、“情节特别严重”的数额、数量起点标准,并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为非法经营行为“情节严重 ”、“情节特别严重”:
  (一) 两年内因出版、印刷、复制、发行非法出版物受过行政处罚两次以上的;
  (二) 因出版、印刷、复制、发行非法出版物造成恶劣社会影响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
  第十五条 非法从事出版物的出版、印刷、复制、发行业务,严重扰乱市场秩序,情节特别严重,构成犯罪的,可以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三)项的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
  第十六条 出版单位与他人事前通谋,向其出售、出租或者以其他形式转让该出版单位的名称、书号、刊号、版号,他人实施本解释第二条、第四条、第八条、第九条、第十条、第十一条规定的行为,构成犯罪的,对该出版单位应当以共犯论处。
  第十七条 本解释所称“经营数额”,是指以非法出版物的定价数额乘以行为人经营的非法出版物数量所得的数额。
  本解释所称“违法所得数额”,是指获利数额。
  非法出版物没有定价或者以境外货币定价的,其单价数额应当按照行为人实际出售的价格认定。
  第十八条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本地的情况和社会治安状况,在本解释第八条、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三条规定的有关数额、数量标准的幅度内,确定本地执行的具体标准,并报最高人民法院备案。
 

  评论这张
 
阅读(803)|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