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朴实无华的莱芜人

 
 
 

日志

 
 

“林四娘”故事获新证  

2009-04-12 19:18:03|  分类: 网摘精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四娘”故事获新证

       ---李姑墓志

 

林四娘在历史上颇负盛名,清人蒲松龄《聊斋志异》、王渔洋《池北偶谈》、陈维崧《妇人集》及曹雪芹《红楼梦》都有关于其人的记叙,在《聊斋》中,她是遭难而死,魂恋故墟,长袖宫装,于月夜哀吟亡国之曲的诗人才女(卷二《林四娘》);在《红楼》中,则是姿色既冠、武艺更精,为报夫王,于沙场血战殉情的姽婳将军(第七十八回《老学士闲征姽婳词,痴公子杜撰芙蓉诔》)。——这一芳名相同(林四娘)、身份相同(衡府宫人)而事迹迥异的文学形象,其原型与本事引起了后世学者极大的探研兴趣。泰山研究学者周郢最新发现,在莱芜市出土的《圆寂靖节禅师比丘尼李姑墓志铭》与这段林四娘的故事有密切关联。从周郢分析及墓志的记载看,这位生于莱芜后又在莱芜出家的李姑可能就是诸多文学作品中林四娘的原型。

《圆寂靖节禅师比丘尼李姑墓志铭》(逸民朱廷沐手撰文)原文如下:

余素好读节烈之书,好闻节烈之事,然皆得之耳受口诵,未尝亲见其人。不意近出吾邑如李姑者,令人击节长叹,因历叙其生平而乐道之,以存诸不朽。李姑者,莱邑乡贡生李森之长女也。生而贞慧,明斋读书,略皆上口,于诸女中称最贤。青郡衡王以李氏世为名阀,乃委禽焉。问名纳币,一如礼。天启乙丑,年二十,聘为衡世子妃。丁卯,衡王薨,衡世子立,册立为王妃。宫壸雝穆,小星颂德。戊辰,衡世子薨,其弟立,出居别所,备宫妾、宦监,隆其敬养。崇祯甲申,逆闯射天,妃闻变,尝以死自誓。无何,东兵入,尽诛贼党,及囗兴有命,徙诸王及眷属入京。妃因聚衣饰器用,悉焚之,自制衣衾殓具毕,嘱宫妾曰:“我死,方下殓,倘再生,必杀汝矣。”遂以赤缣自缢于殿中,去地丈馀。一时宫妾从死者甚众。自酉至寅,缣忽中断,妃堕于地,方谋殡殓,忽已复苏。众惊视之,云:“愦中恍惚见一老媪,以指断缣,或不应死也。虽然,吾终不生。”宦监闻之,吓宫妾曰:“妃如不生,将磔我辈矣。”宫妾大惧,因昼夜迭防益密。久之,遣官来青郡,籍府中宫眷财物。妃以闲废疾病得免,赎为庶人。丙戌。归莱邑,祝发为尼,名妙祝金。素通释经,宫女为尼者,咸师之而受教焉。人号为靖节禅师云。戒律精严,勤苦不辍。壬辰孟夏,忽不怿,于晦日趺跏而逝。生于有明万历之丙午季春之廿三日,终于有清顺治之壬辰孟夏晦日。计在尘世者四十有五载。孟冬之初八日,卜葬于莱之北鄙。弟子三人:妙还金、妙莲金、妙节金,孙真山、真禄。铭曰:人以忠孝自期,临事而改节易行者有之矣,安可责之妇人女子乎?李姑从容就义,始终不渝,虽古之名烈,茂以加焉!后之珥彤笔者,光邑乘、荣国史,岂有愧与?顺治壬辰孟冬朔越三日癸卯之吉。

清初几大著作中关于林四娘记载与墓志主人李妃生于同时,居于同地,墓志所记,对了解历史上的林四娘,展示了一段真实的背景资料。

在林四娘本事探寻中,争议最多的莫过于她的死因——是死于“寇”(李自成部),还是死于清。这桩疑案,终在《李姑墓志》中获解,志文中同时写到“逆闯”(李自成)与“东兵”(清兵),但在叙“逆闯射天”一事时,仅称“妃闻变,尝以死自誓”,接着便是“无何,东兵入,尽诛贼党”。这说明李自成虽灭朱明,但并未(未及或未能)对衡王府造成大的伤害,否则李妃不可能迟至清廷徙衡藩入京时方才投缳。更不会有衡王出战被杀的事情发生。设若是时确是衡王遇害,衡宫被掠,墓志对此不可能回避不书。故而,《红楼梦》所述恒(衡)王“轻骑前剿,……遂为众贼所戮”,导致林四娘复仇战死的故事,显然不合于史实。

从墓志的记载可以看出,真正制造衡府悲剧的元凶,不是“逆闯”而是清廷:“及囗兴有命,徙诸王及眷属入京。(李)妃……以赤缣自缢于殿中,去地丈馀,一时宫妾从死者甚众。”墓志所述仅是前衡世子妃一房的情形,推想衡府其他宫室的境遇只会益加凄惨。继之清廷“遣官来青郡,籍府中宫眷财物”,对衡府不啻又是一场浩劫。在此变中李妃虽以“闲废疾病得免”—因李氏只是已故世子之遗孀,不是王府中关键人物,清廷以其“闲废”,方予网开一面—但日后仍遭到发卖(志称妃“赎为庶人”,可证其被发卖或交金赎回)。衡藩世子妃命运尚且如此,其他低微宫人的遭遇更可想而知。在惨遭劫掠发卖之际,“宫妾死者”较之前时只会更多更广。

清初笔记中林四娘故事的一处细节,今也从《李姑墓志》中找到了参证。《聊斋》传述林四娘自作诗,出现了“红颜力弱难为厉,蕙质心悲只问禅。日诵菩提千百句,闲看贝叶两三篇”之句,王士《池北偶谈》在传录此诗时,也有“黑海心悲只学禅。细读莲花千百偈”之辞。字句虽异,其意则一。怀恋故国的挽诗何以会羼入参禅学佛的内容,旧日读来,莫得其解,今获墓志,遂豁然有悟。原来,衡府败亡后,幸免于难的宫人大多选择了遁迹空门。不独李妃“归莱邑,祝发为尼,名妙祝金”,而且“宫女为尼者,咸师之而受教焉”——墓志文后缀名的“弟子三人:妙还金、妙莲金、妙节金”,推想便是当日的衡宫旧人。“绣户侯门女,青灯古佛旁”,——莱芜城北的荒村废庵,竟成为白发宫人的最后依栖之所。林四娘笔下的“蕙质心悲只问禅”与“日诵菩提千百句”,不正是李妃等“通释经,……戒律精严,勤苦不辍”的真实写照吗?流传一时的哀艳诗句,却原是暗示了诸多衡府宫人的身世结局。此外,墓志中李妃自缢、老妪断缣的离奇情节,似也是后世衡府故事神异化的张本。

周郢认为:以墓志中所记之明末衡世子妃李氏的身世遭遇为参照,考明了清顺治朝发生的衡府之变及宫人“遭难而死”的史实真相。进而以此考察了林四娘故事的演变。他指出清初林四娘的悲剧形象频现于《聊斋志异》等诸多文学画卷,实基于小说作家浓郁故国之思和深沉的民族之痛;而百年之后曹雪芹在《红楼梦》中特笔插入林四娘一段,并对故事作了全面改造与升华——使之成为一位“脂粉英雄”、晚明第一奇女,则借是此集中表达他对女性的讴歌之情及推崇女性作用的进步观念。2009412日)

 

附:

 

聊斋志异:林四娘
 
       青州道陈公宝钥,闽人。夜独坐,有女子搴帏入,视之不识,而艳绝,长袖宫装。笑云:“清夜兀坐,得勿寂耶?”公惊问何人,曰:“妾家不远,近在西邻。”公意其鬼,而心好之。捉袂挽坐,谈词风雅,大悦。拥之不甚抗拒,顾曰:“他无人耶?”公急阖户,曰:“无。”促其缓裳,意殊羞怯,公代为之殷勤。女曰:“妾年二十,犹处子也,狂将不堪。”狎亵既竟,流丹浃席。既而枕边私语,自言“林四娘”。公详诘之,曰:“一世坚贞,业为君轻薄殆尽矣。有心爱妾,但图永好可耳,絮絮何为?”无何,鸡鸣,遂起而去。
       由此夜夜必至,每与阖户雅饮。谈及音律,辄能剖悉宫商,公遂意其工于度曲。曰:“儿时之所习也。”公请一领雅奏。女曰:“久矣不托于音,节奏强半遗忘,恐为知者笑耳。”再强之,乃俯首击节,唱“伊”、“凉”之调,其声哀婉。歌已,泣下。公亦为酸恻,抱而慰之曰:“卿勿为亡国之音,使人悒悒。”女曰:“声以宣意,哀者不能使乐,亦犹乐者不能使哀。”两人燕昵,过于琴瑟。既久,家人窃听之,闻其歌者,无不流涕。
    夫人窥见其容,疑人世无此妖丽,非鬼必狐,惧为厌盅,劝公绝之。公不能听,但固诘之。女愀然曰:“妾,衡府宫人也,遭难而死十七年矣,以君高义,托为燕婉,然实不敢祸君。倘见疑畏,即从此辞。”公曰:“我不为嫌,但燕好若此,不可不知其实耳。”乃问宫中事,女缅述津津可听。谈及式微之际,则哽咽不能成语。女不甚睡,每夜辄起诵《准提》、《金刚》诸经咒。公问:“九原能自忏耶?”曰:“一也。妾思终身沦落,欲度来生耳。”
      又每与公评诗词,瑕辄疵之,至好句则曼声娇吟。意绪风流,使人忘倦。公问:“工诗乎?”曰:“生时亦偶为之。”公素其赠。笑曰:“儿女之语,乌足为高人道。”居三年。一夕忽惨然告别,公惊问之,答云:“冥王以妾生前无罪,死犹不忘经咒,俾生王家。别在今宵,永无见期。”言已,怆然;公亦泪下。乃置酒相与痛饮,女慷慨而歌,为哀曼之音,一字百转,每至悲处,辄便呜咽。数停数起,而后终曲,饮不能畅。乃起,逡巡欲别;公固挽之,又坐少时。鸡声忽唱,乃曰:“必不可以久留矣。然君每怪妾不肯献丑,今将长别,当率成一章。”索笔构成,曰:“心悲意乱,不能推敲,乖音错节,慎勿出以示人。”掩袖而出,公送诸门外,湮然没。公怅悼良久。视其诗,字态端好,珍而藏之。诗曰:“静锁深宫十七年,谁将故国问青天?闲看殿字封乔木,泣望君王化杜鹃。海国波涛斜夕照,汉家箫鼓静烽烟。红颜力弱难为厉,惠质心悲只问禅。日诵菩提千百句,闲看贝叶两三篇。高唱梨园歌代哭,请君独听亦潸然。”诗中重复脱节,疑有错误。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