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朴实无华的莱芜人

 
 
 

日志

 
 

嘶马河的传说(原创)  

2010-11-13 21:03:49|  分类: 地方文化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嘶马河的传说

 

莱城西15里,有一条自北向南汇入汶河的支流,名叫嘶马河,在嘶马河与汶河的交汇处,坐落着一个村庄也叫嘶马河。说起“嘶马河”这个名称的由来,已经有1800余年的历史了。这个名称与莱芜历史上第一位载入史册的县令—韩韶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后汉书·荀韩钟陈列传》记载:韩韶字仲黄,颍川舞阳人也。少仕郡,辟司徒府。时,太山贼公孙举伪号历年,守、令不能破散,多为坐法。尚书选三府掾能理剧者,乃以韶为嬴长。贼闻其贤,相戒不入嬴境。余县多被寇盗,废耕桑,其流入县界求索衣粮者甚众。韶愍其饥困,乃开仓赈之,所禀赡万余户。主者争谓不可。韶曰:“长活沟壑之人,而以此伏罪,含笑入地矣。”太守素知韶名德,竟无所坐。以病卒官。

莱芜是嬴、牟故地,历史悠久,春秋时期,处于齐鲁交汇地,曹刿论战、孔子观礼、孟子谈葬、夹谷会盟均发生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使嬴地、牟国在史书上多有记载。自公元前221年秦置嬴县迄今,莱芜设县已有2200多年的历史。然而由于岁月流逝,文献不足,明代以前,莱芜历史上历任县令可考者无几。韩韶是莱芜历史上最早有记载的县令之一,其事迹不仅载于《后汉书》,而且在莱芜也广为流传,除史载其除暴安良、救民于水火的事迹外,最令人耳熟能详就是关于嘶马河的故事了。据说,自汉桓帝永寿二年(公元156年)韩韶任嬴长以来,以卓有成效的措施,不但清除了莱芜长年民不聊生的匪患,而且冒死开仓济民,受到群众的衷心拥戴,其“含笑入地”的凛然正气,使这一名言成为家喻户晓的成语。韩韶究竟在嬴任职有多长时间,我们已无从考证,但民间传说中,他是为了莱芜百姓夜以继日的工作,导致疾病缠身,不得不告病还乡的。临别之际,莱芜百姓不约而同地聚集起来,恭送韩韶回故里养病,十里长亭,漫漫归程,当年,群众就是从嬴城(嬴县治所在地,今羊里镇城子县村)这个地方,一直跑了十多里地送韩韶到嘶马河边,一行依依不舍的行人,终为嘶马河那滔滔的流水所阻,韩韶含泪向乡亲们道别,他赢县上任时骑来的牝马早怀有孕,后在嬴县生下一头枣红马驹,韩韶珍爱如掌上明珠,但在即将离开嬴之际,他毅然指着马身边的枣红马驹说:“此驹生在嬴城,吃嬴城草,喝嬴城水长大,应该留在嬴城。”说着让人把小马驹栓留在河边,自己跨上马,挥泪而去,马驹恋母,母马恋驹,相互嘶鸣不止。人们万分感谢韩韶为民造福的恩情,将留驹处的河流取名为“嘶马河”,并树碑立传,以示纪念,其中一碑上书曰:“韩韶留驹处。”后来,人们感念韩韶,纷纷在此建房居住,聚而成村,村以河名,成了今天的嘶马河村。韩韶与嘶马河的故事从此在莱芜世代传说,嘶马河成为莱芜人民铭记韩韶的一座永恒的丰碑。明代莱芜秀才任泽曾在莱芜县城东部门外建范丹、韩韶二公祠,明清两朝将其崇祀为名宦。

一条河流,一个村庄,一个成语,将一个一身正气、两袖清风的县令永远载入史册,为莱芜人民世世代代永远铭记。诗人藏克家在纪念鲁迅的诗《有的人》中曾写道:“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给人民作牛马的,人民永远记住他!”1800多年来,莱芜历史上有过多少县令,可能人们已经数不清了,但是韩韶以其高大的灵魂,跨越了千年的风尘,永远矗立于莱芜人民的心中。

                              20101113日)

     
  评论这张
 
阅读(1602)|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