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朴实无华的莱芜人

 
 
 

日志

 
 

牟子国旅行记(网摘)  

2010-02-21 17:02:44|  分类: 网摘精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安丘境内,有一座山叫牟山,传说,曾有一个游牧部落牟族在此驻留,此山因此得名。牟山水库的旁边有牟山。从青州开了2个多小时的车,才找到了这座小山。山下的老百姓介绍这座山叫牟山,但是周围的村子除了一个“牟山前”村是因山而命名以外,其他的村庄都和牟山扯不上边,周围村子里也没有牟姓村民。至于牟山的由来,也并没有什么传说。

  牟山究竟和牟子国的迁移有没有关系呢?据《安丘县志》记载,安丘境内古代有潍、汶河水及多条驿道,战略地位极为重要。对牟山历史做过探讨的贾德民老师认为,古代曾有一个部落在此生活,因以放牛为生,常唤牛“哞”,故被称为牟族。至于此地为什么没有牟姓,贾老师认为,由于牟族是游牧部落,所以后来就迁移到别处去了。“按理游牧是长城以北的民族的生活习惯,这里出现了游牧部落实在是太稀奇了。”据此分析,有两种可能,或者牟子国人行走至此,或因河水阻拦,或因人畜劳累,巧遇同姓牟人,又非常热情,便在此驻留一些时日,休养生息,以待再上路。或者这个游牧的牟族部落原本就是牟子国人至此,见草肥水美便多住了一些日子,等到人也歇息好了,牲畜也养得有力气了,便又继续向东“游牧”。无论如何,此处优越的生存条件并没有永远留住这个“牟族”,这其中必有重要的原因。当然,真实的历史情况,还有待专家们继续考察。

  据《风俗通》记载:“牟子国,祝融之后。”相传祝融氏是上古轩辕黄帝的大臣,是管火的火正官,后人尊称其为火神,牟子国人是火神祝融的后代。又据《中国地名大辞典》载:“牟,周国名,子爵。”可证牟子国是在西周初被周王所封。福山县志也记载,福山周时为青州牟子国地,登州东南有牟古城。另外很多史书、地方志的记载也证明,现在的威海、荣城、文登等地当时均属牟子国管辖。在牟子古城遗址,据传,这里的林家、孙家、陈家、徐家等十八村子都曾经叫做“牟城*家”。走遍十八个村庄。  《福山区地名志》记载:“梁家,因处牟子国辖地,史称牟城梁家。”在潘家村的村碑上,则写着:“曾称牟城潘家。”

  据《史记》记载,公元前204年,大将韩信攻击齐国,韩信灭了牟子国之后改设县,取“平了牟子国”之意,名“牟平县”,县治就设在今古现。那么牟子国又是缘何而建呢?是自莱芜迁移过来的?烟台原王懿荣纪念馆馆长吕伟达吕老师说:“对于牟子国迁移的具体路线,史书上并无记载。我分析有可能会沿着海边走,海边是很多河流的入海口,有水供人畜饮用,还有丰富的海产可以充饥。再说那时很多地方根本就没有路,沿着海边至少可以保证方向。”于是我们决定沿海西行,去寻找牟子国迁移的蛛丝马迹,明天寻访蓬莱。

  据吕老师介绍,宋元时代著名学者马端临著的《文献通考》记载:“登州春秋牟子国也。”蓬莱就是古登州府所在。 《蓬莱历史文化研究》上一篇名《费县村地名小考》作者认为,《登州府志》载:“牟平城在(蓬莱)城东南六十里,北齐天宝七年移于牟平县治于黄县东的马岭山南将此,今其地名废(费)县。”他认为“费县村”就是废弃的牟平县城。如果真的是牟平县,它和古现的那个牟平县有什么关联呢?会不会找到牟子国的线索呢?

  传说唐太宗东征高丽曾在现龙口市兰高镇归城姜家村一带驻军,凯旋归来后便称此处为归城。有专家说,这个遗址是西周时莱子国废弃的国都,只是因为唐太宗曾借此驻军,所以叫归城;也有专家说莱子国的中心在潍坊,此莱子国非彼莱子国。还有专家说这个莱子国是齐灭莱之后迁过来的。据《福山县志》记载,牟子国“何时东迁,诸书无考。春秋襄公六年齐侯灭莱,莱共公奔棠,则迁牟当在灭莱后矣。”现在的很多专家也认同齐灭莱后迁牟的说法。如果眼前的归城和莱子国有关的话,这里也曾经是牟子国接管的领地了。

  在龙口市博物馆珍藏着一件国家级保护文物“双耳簋”。簋上刻有56个字,俗称56字铭文,完整地记载了一个2000多年前的故事:周王东巡到古现,黄县人辛稽前去拜见。周王未亲自出面,而是派其儿子接见。俩人很投机,周王的儿子回赠了辛稽很多“贝”和“金(铜)”。辛稽回来后将得到的金铸成了“双耳簋”,并将此次经历刻在簋上,以传后人。 周王去古现是不是去视察牟子国呢?古现已经在牟子国国都旁边了。  由于簋的具体年代尚不能确定,所以不能确认这个周王是否为牟子国而到古现。但周王能亲至古现,至少说明那时候古现比较繁华。而牟子国要设国都,当然也要选择一个繁华之地。周王的视察从另一方面佐证了牟子国落户古现附近的可能性。

  韩信灭牟子国后设牟平县,归东莱郡管辖。东莱郡的治所便设在现在的莱州。莱州博物馆的崔天勇老师认为,春秋时的莱子国主要活动区域在维坊和淄博一带,东部边境大抵至莱州东南部的山区。王献堂先生在《山东古国考》中也提出:“周带莱国的中心地带,是在维淄区域,国都大抵在昌乐处延区域。” 周王得天下后封姜子牙为齐王。姜子牙去齐途中,得信莱子国要攻打营丘,便抢先一步占领了营丘。随后,姜子牙大败莱子国,将莱子国军队赶到了胶莱河以东,两国划胶莱河而治。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营丘之争。  莱子国最终还是被强大的齐国所灭,牟子国也在齐灭莱之后被强行东迁。300多年后汉高祖在韩信灭齐后仍取莱字命名,设东莱郡,治所便设在现在的莱州。牟子国也由原来统治胶东半岛的一个国成为东莱郡管辖的十七个县之一。《汉书?地理志》明确记载:“东莱郡高帝置,属青州,县十七:……牟平……”

  莱州有“渤海走廊”的说法。渤海走廊是沿渤海岸自西向东,经过现莱州、龙口、蓬莱等的沿海走廊。现在莱州有地名叫“驿道”。专家认为,当初牟子国迁移可能也是沿着渤海走廊一线行进,穿过现莱州、龙口、蓬莱一带。渤海走廊延续了数千年的故事。胶莱河北接莱州湾,南接胶州湾,给了我们生存的半岛一个形象的名字:胶东半岛。2500多年前营丘之战,使战败的莱子国被迫放弃了河西的大部分国土,退到胶莱河以东,从此只能与家乡故土隔河相望。随后,东迁的牟子国人也在此遇阻,不得不暂停前行的脚步。

  在昌邑博物馆的展厅,我们还看到了当地在疏通胶莱河时挖出的4把春秋时期的青铜剑。不久前省海洋与渔业厅副厅长王诗成大胆提出:以胶莱河为基础,开凿“胶莱人工海河”,贯通胶莱两湾,加速海水流动,彻底解决海域和胶莱河的污染问题,果真如此,胶东半岛将变成一个真正的岛。

  潍坊博物馆有位孙敬明教授,是当地考古界公认的权威。孙教授说,莱芜正东是沂山,山高无路,狼虫虎豹出没频繁,牟子国迁移从莱芜出发,必须绕过沂山往东走,应该是先走临朐,再往东经安丘等地,过胶莱河以后顺着渤海走廊前进。在安丘境内有座山叫做牟山,以前似乎曾有人提到此山和牟族人有关。高密市大牟家村位于胶莱河西岸,在牟山的东北方向,且两地之间一马平川,没有高山阻拦。如果当初牟子国人自牟山东行,在大牟家附近渡过胶莱河,那应当是一个非常理想的选择。

  大牟家镇政府牟家村已经退休的老支书李唐元当年曾经编过村志。吕老师分析,古代移民应该是一边走一边狩猎获取食物,有老弱病残走不动的,或者是不愿意继续走的,途中就会留下来。如果当年真的是牟子国人途经此地,遭遇胶莱河而稍做驻留,甚至留下了一些人在此建了一个牟家村也属很正常的事,只是随着牟姓人在此地的消亡,这段历史恐怕要成为一个千古之谜了。

  在齐国故都临淄,省文物局专家考证,牟子国故城仿照齐都临淄而建:东西宽550米、南北长523米的古城,一条南北向的中央大道将城分为两部分,西南部是高高的宫殿,西北部是监狱所在,官吏住所近王宫而建,民居则在远处。城中沿街叫卖的、织染布匹的、做木器的、冶铁炼铜的忙忙碌碌,一派繁荣景象。高高的城墙外,护城河里的水哗啦啦地流淌着。

  在齐都博物馆的展厅有这样一段记载:公元前685齐桓公继位,实施了一系列发展经济、富国强兵的政策,有这样一条规定:带4匹马一辆车来的商人,免费吃住;带12匹马3辆车的既免费吃住还免费供给饲料;带20匹马5辆车的除了上述优惠政策以外,还专门配备5个服务人员以供使唤。2600多年前的系列改革,使齐国经济迅速发展起来,成为一方霸主,于公元前567年灭掉莱国,并强令夹在齐鲁之间的牟子国东迁,为其继续扩张清障。

  齐国文化研究院的宣兆琪院长《齐文化通论》一书中提出了这样的观点:齐灵公灭莱后,莱人分化为两支,一支迁徙到今天的黄县滨海地区,另一支迁至今天的淄川、博山的交界处,因其地杂草丛生,是一片荒芜之地,故名曰莱芜。莱迁徙至“莱芜”,而牟又在同一年代自“莱芜”迁移至福山,迁来移去,那个年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莱芜,随处可以感受到“牟”的存在。  车窗外时时闪过带“嬴牟”字样的霓虹招牌:“嬴牟茶社”、“嬴牟会馆”等。走进宾馆,房间里摆放的《莱芜日报》上的文学副刊名为“嬴牟副刊”。打开莱芜新闻网,直击的就是“嬴牟频道”。莱芜市文管办的宋继荣主任介绍说,称莱芜为“嬴牟”,是因为古代莱芜境内有嬴邑、牟子国,《续修莱芜县志》记载:“周齐嬴邑,平州邑,又牟国。”关于莱芜名称的由来有多种说法,一种观点就认为莱芜本来是“莱牟”,当初牟人与莱人和睦共处,故称“莱牟”,后来因发音问题演变为莱芜,可见牟子国在当地影响之深。

  宋主任说,牟子国约建于商代,西周时受周王控制,政治上不独立。西周末年或春秋初,牟子国开始建立城池,开展外交活动,才逐渐见于史书。牟子国先属鲁国,后被齐国收服。据《春秋》记载,公元前697年,牟子国国君曾到鲁国朝拜;公元前655年,鲁国和牟子国联姻,娶了牟子国的公主。当时牟子国正处于齐鲁两国的交通要道上,齐鲁争霸动辄就在牟地开战,这里成了两国的战场。著名的有长勺之战、艾陵之战。长期的战争蹂躏使得牟子国的经济遭受巨大损失,成为迁移的一个重要原因。

  宋主任还介绍说,春秋时牟子国、莱子国都出现过迁移,其实迁移的主要是贵族,其中原因之一是由于齐国征服这些国家以后,想利用迁移削弱他们的力量。比如齐国令牟子国贵族迁移,“赐”其一块陌生的土地,一方面可彰显齐王的大度,另一方面可大大削弱牟子国的势力,其实有很多百姓还留在原地。贵族迁移后,留守的牟子国百姓并没有散去,当地先后还出现过牟县等行政设置。对于牟子国迁移的时间,当地专家一般认可齐国在公元前567年灭莱子国后,令牟子国迁移的说法。同时,宋主任也赞同其沿临朐、安丘、高密东去,再过胶莱河的说法。

  在来芜东郊的赵家泉村,实地考察这里的牟子国故城遗址。在赵家泉的村碑上这样写着:“村北有牟城遗址,系春秋时期牟子国故城。”村碑旁边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石碑上如此记载:“原为牟氏部落住址,周为牟国。” 《山东古国考》载,“牟”字古时通“麦”字,牟是种麦子的氏族。看到几段断断续续的堤坝,这便是故城唯一的残存———城墙。城墙和三十里堡的城墙如出一辙,都是夯土建成,高度、宽度几乎没有什么差别,城墙上长满荆棘和杂草,随处可见不知哪朝哪代的碎瓦片。据专家考证,这里的牟子国故城遗址南北长约666米,东西宽443米,比三十里堡古城遗址南北略长,东西略窄,结构布局基本一样。

  离开故城向南,走大约5里路,有个兴隆庄。其村碑上这样记载:“建村于春秋时期,因属牟子国的粮仓,曾名卸米庄,后演变成协里。因村庄繁荣兴盛,清光绪年间改称兴隆庄”。中国有句俗语,叫“500年前是一家”。而在5000年前,很多国家和民族也是真正的一家。同在一片蓝天下,地球人有什么理由不和平共处,成为真正的一家呢?

  (据《烟台日报》记者李攀)

  评论这张
 
阅读(155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