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朴实无华的莱芜人

 
 
 

日志

 
 

关于《瘗鹤铭》作者的考释(原创)  

2011-05-22 16:28:01|  分类: 地方文化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江苏镇江有一座江心屿名叫焦山,东汉末年焦光曾隐居于此,宋徽宗时于是将此山追赐为“焦山”。 使焦山名扬天下的不是那里秀丽的风景,而是存于焦山的、江南最大的碑林,里面珍藏着从南朝一直到清朝历代碑刻263方,数量之多,仅次于西安碑林,精品之多,世所罕见。而焦山碑林中最有价值的当属有“大字之祖”、“书法冠冕”之称、倍受历代书法家推崇的《瘗鹤铭》了。

  无论是书风还是记述习惯,《瘗鹤铭》都迥异于中国书法的传统,碑文没有留下任何朝代纪年的信息,甚至也没有留下作者真名,更为奇特的是它的行文顺序是从左到右,字体浑厚古朴,字形大小悬殊,一笔一画毫不拘束,它是一块书法绝妙的古碑,是研究我国书法艺术发展史的重要资料,也是学习书法艺术的重要范本。由于焦山是个孤岛,人迹罕至,最初《瘗鹤铭》并未引起人们的重视,直到宋代,《瘗鹤铭》残石才被学者和书家、诗人发现,自此,《瘗鹤铭》逐步受到的推崇,历代书家均给予其高度评价。据《焦山志》载:真正的《瘗鹤铭》石刻原在焦山西沿瘗鹤岩上,由于早年岩石崩裂,堕入江中,长期受江水冲击,风雨浸蚀,以及不断被人凿取,字数愈来愈少,《瘗鹤铭》原来一百五十一字,到清·康熙五十年(公元1712年),才由镇江知府陈鹏年派人从江中捞起五块原石,仅存86个字,其中有9字不全,被嵌置在焦山华严阁的西墙上。但《瘗鹤铭》的作者究竟是谁?历来众说纷纭,至今未有定论,成为千古之谜。一般历史上有三种说法:一是南朝梁道教思想家、书法家陶弘景;二是东晋书法家王羲之;三是唐代诗人、画家、鉴赏家顾况

  明嘉靖《莱芜县志》中有两篇碑文,是为悼念当时的莱芜知县陈甘雨早逝的小儿子陈兆科所做。陈甘雨在莱芜期间,其子陈兆科不幸夭亡,陈甘雨将其葬在城南的仙人山上,并树立“仙丘化鹤表”,撰写了《仙人堂仿瘗鹤故事瘗子兆科记》,寄托哀思。碑文中引用《瘗鹤铭》典故,借以舒发作者的思子情怀,他在《仙人堂仿瘗鹤故事瘗子兆科记》一文中记载:“华阳真逸壬辰岁得鹤于华亭,甲午岁,鹤化于朱方,乃裹以玄黄之币,瘗于焦山之麓,而序其铭曰:‘鹤寿不知其几,天其未遂吾翔寥廓耶?奚夺之遽也?’夫鹤化置之已矣,既鸣之而复瘗,何恨!鹤不为养,置之而有不能,识者谓真逸之情具见。余阅篆古嬴,得兆科于丙午之腊,而弃诸丁未之夏,其殆化鹤也欤!使为吾子亦奚夺之遽耶?余与卜送于仙人,盖亦瘗鹤而已尔。虽然,余兹不能无感焉。宋致隆先生诗云:‘当年谁为裹玄黄,潮打孤城草木荒。华表竟无新信息,断碑空有碎文章!’吊鹤之碑没也。噫!梁迨宋,吾不知其几祀,而宝墨之亭,祗今犹焕然京口,是碑为不没而鹤固寿也。吾悲吾去矣,华表之恨不止断碑。仙人之子,吾怜汝恐不得如焦山鹤也哉!皇明嘉靖二十六年丁未孟秋既望少渠撰”

  而《述僧问解》也是《县志》中《仙人堂仿瘗鹤故事瘗子兆科记》姊妹篇,似为陈甘雨之好友所作,当为上文的和,也是直接阐释了《瘗鹤铭》的意境,其全文如下:

 有客过仙人,僧问曰:昔日之鹤乐于真逸之托乎? 乐于焦山之瘗乎?客谢不知。僧曰:托悲也,瘗乐也。鹤瘗焦山,声闻京口,今人谒其岩者,犹若参之,是鹤固无恙也已。使鹤托真逸以养,养而寥廓之翔焉。鹤虽寿,寿不当抵今,故以鹤之瘗乐。客曰:然则侯之子得侯瘗且志,安知他日无登仙人吊华表者,又安知后之人无仿故事修宝墨者,则侯之子为不朽,而仙人之归亦乐乎哉?僧曰:奚而不乐,夫鹤非真逸之鹤,焦山之鹤也。鹤归焦山,悲无所也,故托于真逸,子非侯之子,仙人之子也。子归仙人,悲无所也,故托于侯。知托之悲,知归之乐矣。客曰:使真逸知鹤为焦山之鹤,则当年不当有未遂吾翔之恨。使真逸又知鹤至今犹存,则当年亦不当有遽夺之哀。然则仙人之子归于仙人,其亦必无恙也已,侯亦何憾之哉?矧兹地也,吴季子曾葬子于此,固知吴陈之子,率莱之物,季与侯均为莱山主也。亦奚必托诸焦山之鹤,与真逸之鸣哉。遂述以为解。嘉靖丁未中秋日著。

 根据《仙人堂仿瘗鹤故事瘗子兆科记》中的记述,华阳真逸是《瘗鹤铭》的作者,这一点在明初应当是没有疑问的,那么华阳真逸究竟是谁?当年满腹经纶的陈甘雨在悼念其子的碑文中,无意间留下了令人们苦苦寻觅的《瘗鹤铭》的史料信息。他在碑文中明确记载:“噫!梁迨宋,吾不知其几祀,而宝墨之亭,祗今犹焕然京口,是碑为不没而鹤固寿也。”从这一记载看,《瘗鹤铭》华阳真逸为梁代人,这一说法应该在明代已经有相当有影响了。从年代上分析,历史上推断的三位作者中只有梁道教思想家、书法家陶弘景,符合梁代人这一条件;而王羲之和顾况,分别是东晋和唐代人显然不具备这一条件据史料记载:华阳真逸,南朝梁道教思想家、书法家,名陶弘景,号华阳真逸、华阳真人,丹阳秣陵人,工书,师法锺繇、王羲之、而能变化,作风遒媚俊峭。唐代张怀瓘《书断》称:“弘景书师锺繇、王羲之,采其骨气,时称与萧子云、阮研等各得右军一体。其真书劲利,欧、虞往往不如。隶行入能。”

 元末明初史学家、文学家陶宗仪对金石碑刻有关精深的研究,他在其著作《南村辍耕录》中,对《瘗鹤铭》作者进行了系统考证,也认为《瘗鹤铭》为华阳真逸撰,同时,他也进一步论证排除了碑文为王羲之、顾况等人所作的论断。“弘景自号华阳隐居,今号真逸者,岂其别号与?又其著真诰,但云己卯岁,而不著年名,其他书亦尔。今此铭壬辰岁甲午岁,亦不书年名。此又可证云。壬辰岁、梁天监十一年也。甲午者,十三年也。按隐居天监七年东游海岳,权驻会稽。永嘉十一年乙未岁,始还茅山。其弟子周子良仙去,为之作传。即十一年十三年正在华阳矣”,“王逸少以晋惠帝大安二年癸亥岁年五十九,至穆帝升平五年辛酉岁卒,则成帝咸和九年甲午岁,逸少方年二十三。至永和七年辛亥岁,年三十八,始去会稽闲居,不应二十三岁已自称真逸也。又未官于朝,及闲居时,不在华阳,以是考之。决非王右军书也审矣”,“余于崖上又得唐人诗,诗在贞观中已列铭后,则铭之刻非顾况时可知”,“曹士冕曰:焦山瘗鹤铭,笔法之妙,为书家冠冕。前辈慕其字而不知其人。最后云林子以为华阳隐居为陶弘景,及以句曲所刻隐居朱阳馆帖参校,然后众疑释然。其鉴赏可谓精矣。”可见,此时《瘗鹤铭》作者被认定为陶弘景已成共识。

 

附:今存《瘗鹤铭》全文:“鹤寿不知其纪也,壬辰岁得于华亭,甲午岁化于朱方。天其未遂,吾翔寥廓耶?奚夺余仙鹤之遽也。乃裹以玄黄之巾,藏乎兹山之下,仙家无隐晦之志,我等故立石旌事篆铭不朽词曰:相此胎禽,浮丘之真,山阴降迹,华表留声。西竹法理,幸丹岁辰。真唯仿佛,事亦微冥。鸣语化解,仙鹤去莘,左取曹国,右割荆门,后荡洪流,前固重局,余欲无言,尔也何明?宜直示之,惟将进宁,爰集真侣,瘗尔作铭。”

 

                    (2011年5月22日)

  评论这张
 
阅读(630)|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